"我劳动。我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干过七十二行。" 当时我记得他是十三岁

时间:2019-09-26 01:49来源:参麦团鱼网 作者:太冲

  可是在1982、我劳动我走1983年的时候,我劳动我走一个叫做狗娃的一个小男孩,当时我记得他是十三岁,他去钓那个泥鳅,就在白龟池那儿钓泥鳅,平常都去,那里的孩子们钓泥鳅啊、钓鱼是很多的,因为它“万亩城湖”,淮阳城外全都是一片湖水,这和历史上当时的记载是一致的,他钓着钓着钓上一只白龟来,真是白颜色的龟。后来送到电视台,电视台给它录了像,又送到科研部门去鉴定,鉴定当时我记得它的龟龄是二百八十岁,后来一直养在淮阳县的文化馆,养到大概九十年代末期,根据大家老百姓的建议,还是让它回归自然吧,因为它在人工去畜养它,它长得不大,它毕竟应该回归大自然,当时的设想是想着台湾有一只白龟,咱们这儿有一只白龟,还想着咱们这边雄的,那边是雌的,将来让它结合一下,一直有这个想法,当然这个想法后来也没有落实,最后放归。最近听淮阳县文化部门的同志说,又发现了白龟,说明里面不是一只白龟,这也说明古代的传说,伏羲画八卦,畜养白龟,也可能是有道理的,也不是没有根据的传说,那么究竟那个湖水里为什么生长白龟?那就不得而知了,那么白龟是否和伏羲有着绝对密切的联系呢?咱们也没法研究没法探讨,但只知道一个事实,古代有这个传说,伏羲畜养白龟的传说,现在也确实在湖里打捞了一只,而且现在又发现了第二只,这是个事实。

遍了大半第一个问题就讲到这个地方。第一个问题要讲的就是汉武帝即位之初他所面临的局势。这是历史提供给汉武帝的一个活动的舞台,中国,干过具体说来,中国,干过汉武帝即位之初他所继承的是汉初文景之治的全部的成果,这个文景之治给他提供的,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社会现实。要讲到正面的现实,首先表现为当时社会经济的繁荣,对此司马迁在《史记·平准书》里面有一段非常经典的论述,汉兴七十余年,如果不遇到自然灾害,那么一定是,“家给人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在一个以农业立国的国家,粮食和钱的富有,这是国家强盛、社会富裕的主要标志。在这一点上,可谓文景之治所体现的经济功能。特别是当它和汉初的那种局面,也就是刘邦刚开国的那个局面,所谓的“自天子不能具醇驷,而将相或乘牛车”,那样经济困顿的局面相比较,我们不得不说汉武帝面临的经济形势是比以前要好得多了。

  

第一个要点就是建筑呢,七十二行总是在一定的地点,七十二行地段,城镇,地区,地域中间来建造的,所以说地区某种意义讲,是建筑的属性。第一个观念,也就是地区及地区的环境是建筑的属性。第一就是首先缓和和民众的矛盾,我劳动我走和老百姓的矛盾,我劳动我走和农民的矛盾,减轻老百姓的负担。那么,在减轻老百姓负担这方面呢,那么最重要的就体现在降低赋税,或者减免赋税。从这个汉惠帝开始,当时对农民的赋税负担大概确定在十五分之一,这个原来在春秋战国时期大概十分之一,那么到了秦朝的时候又重了,那么到了汉朝建立,到了汉惠帝那时候,把它减成十五分之一,而且汉文帝时期还曾经有12年的时间,免税,全国老百姓免税,不要了,12年的时间,为让老百姓休养生息,免了12年,到了汉景帝的时候,进一步减轻民众的负担,汉景帝时候把这个税率由十五分之一,减成三十分之一,进一步减轻老百姓的负担,让老百姓能够更好地发展经济,所以经济上做了很大的让步。同时在徭役上,尽量少使用老百姓,尽量少调发徭役。那么据说汉文帝汉景帝为了减轻老百姓的负担怎么样,生活非常非常简朴,汉文帝穿的衣服据说非常朴素,没有什么穿金戴银,穿的都是粗布。汉文帝给自己造陵墓的时候,据说不用金银这些奢侈的东西,用的都是瓦器陶器,非常俭朴。汉文帝据说有一次他要造一个露台,那么当时让工匠给他测算一下,说造这个露台大概需要多大的成本,多少钱呢,那么工匠给他算了一下,大概要一百金,这一百金相当于什么价钱呢?相当于十个中产家庭的财产,那么当时皇帝的意思就是太贵了,算了。所以他们比较朴素,这样他是为了减轻老百姓的负担。那么这是在经济上,经济上减轻老百姓的负担是最最重要的。第一我觉得屈原投江正是他人和社会环境的矛盾,遍了大半无法协调,遍了大半屈原投江之前曾经这样说过,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那么在楚国这样一个的社会政治当中,屈原认为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就是说刚洗过头发的人,溷浊的,一定要弹弹帽子沾不得一点灰尘,刚刚洗过澡的人,一定要抖抖衣裳,我干净的躯体怎么能穿一个脏的衣裳呢。他说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他说我宁可投入大江,我葬身渔腹,我怎能让我浩如日月的高洁品质去蒙受世俗的玷污呢?所以屈原的死我觉得第一是在溷浊之间和高洁之间他选择高洁,是一种品格。

  

第一主导文化;第二高雅文化;第三大众文化;第四民间文化。过去我自己研究只谈三种,中国,干过前三种,中国,干过主导、高雅、大众,但是我越来越感到民间文化是值得我们思考的,所以我现在加上第四种。东西方戏剧的发展有时候特别奇怪的,七十二行他们开始没有戏剧了,七十二行就是宗教。中世纪黑暗的时候,有很长时间没有戏剧,六世纪到九世纪的时候欧洲剧场基本都是没有,他们就有几个很简单的杂耍,还有宗教宣传性的那种戏剧。可是恰恰在这个时候中国的戏剧就发展起来了。所以这个戏剧史如果我们真是两根藤的话,那么它藤上结的瓜其实并不是都完全可以对应的。如果你按年代硬性地比较的话,那种比较戏剧非常之生硬。然后呢,就是到了15世纪下半叶文艺复兴了,意大利先起来的,意大利由于他们的美术太好了,所以他们的美术压了戏剧。最后稍微有一点戏剧,但是在戏剧史上来说,它还是提不起来的。当时比较厉害的是英国和西班牙了,英国当时出现莎士比亚。莎士比亚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我认为,因为英国刚刚从中世纪黑暗中出来,它们前面也没有几个戏。就是一些教会学校的学生,男孩儿,演一些戏。稍微可以跟他比的马罗,马罗是当时很有名的戏剧家,跟莎士比亚比差了非常大的一块。

  

董仲舒还判过一个案子,我劳动我走这个案子是这样,我劳动我走说有一位父女,她的丈夫坐船出门,船上父女在,坐船怎么样?风高浪大,船翻了,丈夫没有了,失踪了,尸体也没看到,可能是死了,那很长时间了,后来这位妇女就回娘家了。回娘家长期找不到丈夫的尸首,所以这个妇女她的娘家的人就把这位妇女另外让她出嫁了,嫁给其他人了。那么这件事官府就要说话了,按照当时基层法官的说法,这个妇女,你的丈夫死没死还不知道,尸体也没找到,你竟敢另嫁他人,属于淫荡,你属于有淫心,要判罪,判什么罪?把她抓起来叫死罪,把你杀死,然后把你的尸首抬到集市上展览,让大家看。

董仲舒说了这种话,遍了大半说“惟天子受命于天,遍了大半天下受命于天子。”就是天子直接承受天的命令,那么我们这个天下其他人不能承受天的命令,只有天子才能直接承受天的命令,别人不行。天子是最高的,天的儿子嘛!“惟天子受命于天,天下人受命于天子。”那是什么呀?天下其他的人,天下的人,除了天子之外,天下其他的人,你只能直接接受天子的命令,你不能去接受天的命令。也就是说这种至上的神,最高的神灵,谁才能直接跟他打交道,只有天子才能直接跟他打交道,别人不能直接跟至上的神灵打交道。别人要想接受神的命令,接受天的命令怎么办呢?必须通过天子这个中介,然后由天子来向他转达天的命令,所以“惟天子受命于天,天下受命于天子。”那么所有的天子他来主宰天下,来治理条下,都是由天给他发布的命令,都禀承天的命令,所以这个天子治理天下,不是随便治理的,他完全是禀承天的命令。所以皇帝治理天下,是个非常神圣的事情。过去人们理解皇帝治理天下,理解得比较简单,你不就打赢了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不就打赢了吗?你不就运气好吗?讲的这些东西。那确实历史事实是这样,我利用诡诈,我利用我的军事实力,我利用我的手段,最后把天下给夺取了,过去人们是这么理解的。什么人当皇帝,诡诈、有实力,那你就可以当皇帝,所以为什么刘邦打下天下以后,很多老战友们不服,那些异姓王都不服。他们觉得当初咱们一块儿打天下,你不就是凭诡诈、凭实力你打下来。我也去凭诡诈,我也去凭实力。所以很多地方的藩王,那些异姓的藩王就起来反叛,他也想当皇帝,都想当皇帝,都有这种想法。那么同样后来刘家的人,同姓王,他们也不老实,都是刘家的人,你能当皇帝我为什么不能当皇帝?他们的心态都是一个,只要我有智慧,我诡诈,只要我有实力,我这个兵强马壮,我就可以当皇帝,当时就是这种心态。2003年6月10日,中国,干过北京大学人文地理学专业博士生导师胡兆量教授将做客《百家讲坛》,中国,干过从一个新的思考角度----文化与经济的关系出发,对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内在规律做出新的探索,增添新的内容,首先,教授认为中国文化环境有着极大的特殊性。 第一,也是最显着的一个特点就是中华文化讲究勤奋。这也正是中国古话中“天道酬勤” 所指 。第二,华人的哲学比较注意综合,比较注意平衡,阴阳平衡,中庸之道。这些哲学思想都在现代科学中得到广泛应用和体现。

20世纪80年代,七十二行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把第一艘现代化训练舰的名字命名为郑和号。所以郑和作为宝贵的遗产,七十二行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民族的骄傲被我们继承下来了。所以郑和航海是奇迹,郑和航海的事业永远是中国人的骄傲。3、我劳动我走人类在认识自然和人造环境过程中,对建筑的理解常常会出现一种失去平衡的情况,这需要我们用正确的理论来纠正它。

3、遍了大半追溯原型,探讨范式。4、中国,干过文化是世界建筑世界文化里头最高的一个层次。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